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asA=0

梅边消息美如斯

/梅莉

《梅边消息:潘向黎读古诗》,书名让我想起了两个出处:一是《牡丹亭》中“他年得傍蟾宫客,不在梅边在柳边”;一是宋代词人杨守《八声甘州》里“问梅边消息有还无,似微笑应人”。

出生于书香门第的潘向黎,古诗词成为她呼吸的空气。于是,在书中,面对先人留下的千古绝响,她既没有仰视也没有俯视,仿佛他们如她的朋友,以平视的视角写出,格局开阔,落笔大气,气象万千。

潘向黎的文字一向有温度有态度,黑白分明。比如她曾经对父亲热捧杜甫很不以为然,甚至怼过父亲。然而三十多岁的某一天,她不经意间读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时,在诗中遇到了中年的自己,于是哭了,也深觉遗憾。因为父亲去世已5年,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也已爱上了杜甫。

潘向黎的解读,当然有引用前人的部分,如果这个度掌握不好,就有掉书袋之嫌。但她有自己的观点,且执着地找各种证据自圆其说。比如《林黛玉为什么不喜欢李商隐?》就表达了一个新鲜观点。在《红楼梦》里,林黛玉说她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,只喜一句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。潘向黎认为以林黛玉的性情与审美来看,她肯定是喜欢李商隐的,而作为伟大小说家的曹雪芹此处失误,一不小心让林黛玉说出他自己的心声:他本人不喜欢李商隐。

书中还有一些柔软的文章。《“木樨蒸”引出“芙蓉煎”》就是这样一篇。由秋来桂花香到吟桂花的诗词,再联想到桂花开时恰逢晴好闷热天气的“木樨蒸”(又名“桂花蒸”),作家感受到了风雅,还感受到来自民间温润而坚韧的乐观。于是,她想起酷暑天太热,幸而还有荷花,那就叫“芙蓉煎”吧;隆冬时,天寒地冻,蜡梅却在白雪覆盖的枝头怒放,干脆叫“蜡梅冻”;轻寒天气叫“梨花阴”……当然这并不是简单的文字游戏,这是作家对生活的态度。

毕飞羽评论:“在《梅边消息》里头,每当我看到向黎影影绰绰的步态和身姿,我觉得很美。大家闺秀才有。”是的,在喧哗浮躁的今日,梅边自有消息来,安顿焦虑的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